这是用户在 2024-5-25 12:34 为 https://app.immersivetranslate.com/pdf-pro/1869fb53-3238-4fbf-8a18-1b83c863a45c 保存的双语快照页面,由 沉浸式翻译 提供双语支持。了解如何保存?
2024_05_24_d9bf39b7e8fdbedb03f0g
 撤回


撤回:中国新能源汽车出口复杂度与产业结构升级关系的实证研究


环境与公共卫生杂志


收到日期:2023 年 11 月 28 日;接受日期:2023 年 11 月 28 日;发布日期:2023 年 11 月 29 日

版权 《环境与公共卫生杂志》。本文是根据知识共享署名许可协议发布的开放获取文章,允许在任何媒介中无限制使用、分发和复制,前提是原始作品得到适当引用。

 摘要


本文已被出版商 Hindawi 撤回,根据出版商进行的调查[1]。该调查揭示了出版和同行评审过程存在系统性操纵的证据。因此,我们无法保证本文的可靠性或完整性。


请注意,本通知仅旨在提醒读者,本文的同行评审过程已受到损害。


Wiley 和 Hindawi 对于通常的质量检查未能在出版前发现这些问题感到遗憾,并已经采取了额外措施来保障研究的完整性。


我们希望感谢我们的研究诚信和研究出版团队,以及匿名和具名的外部研究人员和研究诚信专家,对这项调查做出贡献。


通讯作者作为所有作者的代表,已被给予机会注册他们对此撤稿的同意或不同意。我们已记录收到的任何回应。

 参考资料


曹晓,拉西亚,和富罗卡,“中国新能源汽车出口复杂度与产业结构升级关系的实证研究”,《环境与公共卫生杂志》,2022 年,第 2022 卷,文章编号 8914898,12 页,2022 年。
 研究文章


中国新能源汽车出口复杂度与产业结构升级关系的实证研究


曹旭文 ,拉贾·拉西亚 ,和古冈文隆

马来亚大学亚洲欧洲研究所,马来西亚吉隆坡

信函应寄给 Rajah Rasiah;rajah@um.edu.my


2022 年 7 月 19 日收到;2022 年 8 月 11 日修订;2022 年 8 月 17 日接受;2022 年 9 月 7 日发表

学术编辑:赵开发

版权所有 曹旭文等。本文是根据知识共享署名许可协议发布的开放获取文章,允许在任何媒介中无限制使用、分发和复制,前提是正确引用原作。

 摘要


几十年来,交通运输行业不断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大多数汽车公司将停止生产汽油车,并在不久的将来推动新能源汽车的发展,甚至在中国也是如此。本研究基于 2010 年至 2020 年中国 31 个省份的面板数据,研究了新能源汽车出口情况。考虑到中国主要从事加工贸易,本研究分析了删除中间产品后的国内新能源汽车出口复杂度,通过静态和动态面板模型测量出口复杂度与产业升级之间的关系。然后,进行了异质性检验,以检验三大经济带划分的国内出口复杂度。结果表明,提高出口复杂度有助于实现中国的产业升级。中国的新能源汽车产业从长远来看受到出口复杂度、研发、外国直接投资、平均 GDP 增长率、市场因素和人力资源的积极影响。 关于区域分化,东部和西部地区的国内出口复杂度对促进产业升级的影响要比中部地区更显著。特别是在西部地区,每提高一个单位的出口复杂度都会带来显著的产业升级效果。鉴此,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应增加出口复杂度,以帮助国家的产业升级。

 介绍


长期以来,化石能源支撑着工业文明的发展,但也带来了环境污染、气候变化等实际问题,影响人类的生存和发展;能源和环境问题近年来变得重要。基于化石能源的能源生产和消费模式迫切需要改变。与此同时,新能源产业正在快速增长,世界的风能、太阳能等清洁能源发电正处于加速发展阶段。在技术创新、设备开发、工程应用、系统安全和经济方面仍存在重大挑战。各国推动新能源发展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二氧化碳是在石油、石蜡、煤炭和天然气燃烧过程中产生的气体。大气中二氧化碳供应的显著增加将逐渐提高地球表面温度,导致全球变暖和一系列异常气候问题。汽车是二氧化碳的重要来源。 二氧化碳排放量与汽车消耗的汽油数量成正比[4]。根据数据,消耗 汽油的总排放量约为 ,但二氧化碳的单一成分超过 [5]。许多国家和地区已出台各种支持政策,促进新能源汽车技术升级和市场推广。各国态度在支持新能源汽车发展方面相对一致。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和生活渗透,由于新能源汽车具有价格低廉、环保等优势,它们


逐渐成为消费者购买新能源汽车的重要选择。新能源汽车的发展规划分为两类:禁售燃油车的时间表和新能源汽车的发展目标。

中国环境记者论坛报告称,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几乎达到 340 亿吨,其中汽车尾气排放约占 2020 年总排放量的 。中国交通运输部报告称,2014 年中国交通运输行业排放了 8.2 亿吨温室气体二氧化碳,其中道路运输占了 6.9 亿吨,大约占整体交通二氧化碳排放的 。这是二氧化碳排放的主要来源。因此,为了最小化二氧化碳排放,汽车和交通运输将在广泛范围内用新能源替代石油消耗发挥关键作用,这也是最直接和有效的方法。

新能源汽车包括四种类型的混合动力汽车(HEVs)、电池电动汽车(BEVs,包括太阳能汽车)、燃料电池电动汽车(FCEVs)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PHEVs),扩展了标准混合动力汽车的概念。它们既有内燃机又有电池驱动的电动机。非传统车辆燃料指的是除汽油和柴油之外的燃料[8]。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涉及许多产业,具有长期产业链和供应链,对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至关重要[9]。尽管受到 COVID-19 大流行的影响,全球新能源汽车存量从 2010 年到 2020 年迅速增长,2020 年新能源汽车登记量超过 1000 万辆,比 2019 年增长近 [10]。中国 2020 年新能源汽车存量为 450 万辆,占全球新能源汽车存量的 ,是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贸易国[11]。然而,中国不同类别的新能源汽车也面临着技术增长模式的问题[12]。 如果中国大力推动以“量为主、质次”的能源汽车贸易政策,中国国际汽车产业贸易的发展几乎肯定会陷入比较优势陷阱[13]。事实上,中国新能源汽车在 A00 车型等低端市场一直占据最大份额[14]。然而,近年来根据乘用车协会数据显示,A00 车型的比例已从 2017 年的 下降至 2020 年的 ,而 B 级车辆的比例则从 2017 年的 增加至 2020 年的 。这表明中国的新能源汽车正逐渐向高端和大规模发展市场迈进

因此,自 2015 年以来,中国新能源汽车的累计销量连续七年位居全球首位;提高新能源汽车贸易出口复杂度对于推动中国产业升级和实现中国外贸增长模式转型具有重要意义。不幸的是,迄今为止,这个话题只引起了少数学者的好奇。以往的研究者只关注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和技术制造,却忽视了新能源汽车与产业升级之间的关系。关于中国新能源汽车出口复杂度与产业升级之间的关系,几乎没有理论和实证研究。作为燃油车生产之后中国经济的独特增长点,发展新能源汽车将为中国产业升级带来新的影响。

根据这一点,本文提出了基于理论分析的相关假设,并尝试利用中国 31 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的面板数据来计算中国新能源汽车出口专业化,然后引入指数模型对产业升级进行定量分析,并验证理论假设[18]。考虑到中国东部、中部和西部经济发展不平衡,进一步测试了这三个地区的异质性。对中国能源汽车贸易的国内出口复杂化与产业升级之间可能关系的综合分析已完成。

 文献综述


2.1. 工业升级。 工业升级被定义为“经济主体、国家、企业和工人从全球生产网络中低附加值活动向相对高附加值活动转变的过程”[19]。政府和市场是工业升级的两大主要推动力。第一种类型涉及政府支持主导产业,是工业升级的主要推动力[20]。第二种类型建立在比较优势基础上,工业升级主要依赖市场力量机制。关于比较优势投资理论,比较优势被应用于国际直接投资。关于动态比较优势投资理论,国际直接投资理论阐明了发展中国家在经济发展达到特定阶段时如何通过对外投资促进经济转型。只有在东道国具备足够吸收先进技术的能力时,外国直接投资才能促进经济增长。经济发展应与资本和劳动的基本结构相一致[21]。 它必须坚持经济的竞争优势,实现长期积累和不断升级工业设计,创造可持续经济增长。国内生产总值是宏观经济的总体反映,涵盖国民经济的所有行业,以及各种工业经济;即工业经济的增加值是 GDP 的一部分。工业升级和 GDP 增长是相互联系但又不同的,工业结构和质量的发展代表着生产效率的提高。尽管部分和渐进式的工业升级可能不会提高一个国家的整体生产效率和经济增长,但全面和彻底的工业升级则可以


领先的公司与经济增长相结合[23]。这不可避免地提高了一个国家的整体生产效率和经济发展。影响一个国家工业升级和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是技术进步。技术创新帮助发达国家在技术上取得进步并升级其工业结构。马祖卡托研究了美国作为一个高收入国家在全球工业技术方面的前沿地位。因此,如果美国想要发展技术和产业,就必须依靠其研发。美国的经济成功源于公共和国家资助的创新和技术投资。研发创新是引入贸易自由化和改善制造业技术出口的重要渠道[24]。相比之下,发展中国家主要通过资本技术和模仿实现技术进步和工业结构升级。因此,从贸易的角度来看,工业升级主要基于国际贸易理论所定义的“技术溢出”影响[25]。 早期的成就主要从要素禀赋理论的角度解释了一个国家参与分工的重要性。然后,一些学者阐述了参与加工贸易的好处;出口可以促进产业升级,外贸应有效推动产业升级。

事实上,一些学者长期以来提出,国际贸易并不会导致一个国家的工业升级,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可能会陷入“国际贸易陷阱”,在较长时期内陷入低水平和低技术的初级产品加工中。尽管关于国际贸易是否会支持工业升级尚无共识,但这些研究对于深入了解国际贸易对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增长的影响至关重要。

2.2. 汽车工业。在工业化国家,汽车工业的发展与国民经济的发展直接相关,并且遵循与国内生产总值相同的增长轨迹[27]。另一方面,汽车工业的增加值表明了汽车工业企业的工业生产运营在一定时期内以货币形式的最终结果。由于国内生产总值(生产方法)是各部门增加值的总和,汽车工业增加值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例反映了汽车工业对国民经济的影响。

根据中国 2004 年至 2019 年的数据,如图 1 和图 2 所示,汽车工业在 GDP 中的增加值(不包括产业链)在 之间下降。汽车工业对国民经济的影响稳定但增长,汽车工业在制造业中的比重逐年增加。2019 年中国汽车行业对 GDP 增长的贡献率为 ,意味着汽车工业在 2019 年创造了 的 GDP 增长率。

汽车工业不仅导致了经济的扩张,对整个经济都产生了影响,而且支持了全面的供应链并产生了各种商业服务[28]。国际能源署报告称,汽车制造业是欧洲的战略性产业,每年在欧洲生产 1850 万辆汽车、货车、卡车和公共汽车,汽车行业带来的营业额在 2020 年占欧洲总 GDP 的 7%。汽车制造商在欧洲大约运营着 226 家汽车装配和生产工厂,为主要欧洲市场的政府税收贡献了 亿欧元。汽车工业的增长推动了 150 多个相关行业的发展,如钢铁、机械、电子、橡胶、玻璃、化工、建筑和服务业,也可能推动服务业的发展。欧洲汽车工业全球出口,向全球提供质量优良的“欧洲制造”产品,并为欧洲人创造了 740 亿欧元的贸易顺差。这种国际业务可能创造熟练工作岗位;14.600 万欧洲人在汽车行业(直接和间接)工作,占所有欧洲工作岗位的 。随着汽车行业加速向电气化、智能化、互联互通和共享化的深度转型,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所涵盖的工业类别将继续扩大,基于原有的机械零部件、结构零部件和电气零部件,如电池、电机和 ADAS 系统等,进入新的零部件类别。随着产业链的不断扩大,汽车行业的附加值份额也在增加。由于技术创新和产业改善的前景,这种趋势将继续,发展更为显著

2.3.出口复杂性。千禧年之后,关于国际贸易的学术研究重心从数量转向了技术实质和贸易商品的生产力。工业出口复杂性的概念代表了这种转变的一种合适的研究方法,导致近年来从出口复杂性的角度进行了大量的探索性研究,涉及出口和进口贸易。

出口复杂性首先体现在贸易复杂性指数[30]中。该指数基于这样一个假设,即出口产品与出口产品所在国家的收入水平有关。这是关于出口复杂性测量方法的最早研究,许多研究人员在此基础上改进了指数。豪斯曼等人的研究在这一领域起到了开创性作用。他首次提出了“出口复杂性”的概念。拥有高科技优势的国家出口的产品具有相对较高的技术含量,而以劳动密集型为主的国家则出口技术含量较低的产品。

图 1:2004 年至 2019 年中国汽车工业对 GDP 的贡献值。
(%)

图 2:2004 年至 2019 年中国汽车工业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率。

出口低技术含量产品。Lall 将复杂性的概念扩展到国际贸易和出口。Rodrik [32]通过指出一个国家的出口技术的复杂程度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一个国家在国际分工中的产业地位[33],从而扩展了 Hausmann 的研究;也就是说,出口复杂性可以反映一个国家出口的高价值和高质量商品在所有出口中的比例。这种商品在一个国家出口中所占份额越大,该国在国际分工中的排名就越高,出口的复杂性也越大[34]。在此基础上,Hausmann 等人对这一概念进行了更深入的研究,指出在这种国际贸易模式中,出口复杂性是一个国家出口商品的综合表达,包括产品价值、技术含量和生产效率,是出口商品研究的一个广泛概念。

随着世界经济的发展和国际贸易中出现的新问题和趋势,出口复杂度的概念被提出作为研究重点,为世界劳动力分工模式、国际产业链转移、新兴经济体出口结构优化提供了新的视角和研究方法,并为提高全球竞争力提供了一种新方法。

在学术界,现在有两种主流的测量方法:一种是基于罗德里克和豪斯曼的人均收入 EXPY 指数,另一种是基于肖特的出口相似性指数(ESI)。EXPY 假设海外产品的出口复杂性与出口国的人均收入水平呈正相关,因此产品的出口复杂性等于所有出口国人均收入的加权平均值,其中权重是产品出口总量在世界总出口中的比例。所有国家出口商品的出口复杂性加权平均值是一个国家的出口复杂性,权重是产品出口在国家整体出口中的比例。出口简易指数(ESI)评估一个国家的出口商品组合与工业化国家的相似程度。术语“发达国家”指的是经合组织成员国。一个国家的出口复杂性越高,其出口结构与经合组织国家越相似。 EXPY 收入指数在行业和区域研究中更常用,而 ESI 指数在跨国研究中最为广泛使用。中国学者根据上述两种方法估计中国出口技术的复杂性,但一般采用 Rodrik 和 Hausmann 的人均收入 EXPY 指数。

出口复杂度对工业升级的影响。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根据制造业中包含的不同技术水平,将制造业分为高端技术、中高端技术、中端技术和低端技术。制造业的工业升级结构是一个从低端制造向中端、中高端,然后到高端制造的转变过程。

从区域和行业异质性影响关系的角度看,许多学者确认,制造技术复杂性的提升对促进制造业产业结构升级起到积极作用。此外,技术复杂性提升对产业结构升级的影响存在区域和行业差异。Varum 等人研究了葡萄牙制造业技术创新与产业结构优化之间的关系。研究结果显示,中高端制造业的技术创新能够实现高劳动生产率,有利于促进该国产业结构的优化。Lin 等人基于中国 2003 年至 2017 年的省级面板数据,探讨了人力资本和技术进步对制造业结构优化的促进作用,发现二者在促进制造业结构优化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并且促进效果存在明显的区域差异。

内部机制和现有文献的理论分析还讨论了工业和技术复杂性促进工业结构升级的基本机制。根据 Ngai 和 Pissarides [39]的观点,不同行业之间总要素生产率(TFP)的相对变化将形成行业发展的差异,而具有更高 TFP 增长率的企业份额的相对增加是工业结构升级的动力。

现有关于技术复杂性与产业升级之间关联的研究主要基于国际横向比较的面板数据,或者使用一个国家的国家级时间序列数据进行整体研究。对国家不同部分的研究并不多。

因此,在这项研究中,可以假设提高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出口复杂度可以升级中国对外贸易模式的转型,并促进中国产业的升级。因此,提出以下假设:

H1:发达地区的出口复杂度高于欠发达地区。

: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出口的提升对中国产业升级具有显著的正向刺激效应。

H3:出口复杂性作为内部影响因素在出口贸易结构的产业升级中至关重要。研发、外国直接投资、市场和人均 GDP 增长率等外部影响因素的影响较内部影响较小。

H4:不同地区新能源汽车出口的复杂性对中国产业升级产生不同影响。


方法论和数据

 3.1. 方法论


3.1.1. 测试出口复杂度。根据当前的理论研究,新能源汽车贸易出口专业化指数在衡量一个国家新能源汽车出口的国际竞争力方面具有显著优势。它可以作为评估产业升级的辅助指标。该方法基于 Rodrik 和 Hausmann 的人均收入 EXPY 指数计算方法,将新能源汽车贸易出口复杂度指数的技术过程分为两部分。

然而,国际产业转移使发展中国家积极进行贸易加工,并成为全球制造业中心[40]。在这种背景下,像中国这样主要依靠加工贸易的国家出口产品的技术含量,并非全部是国内技术贡献,这不能反映该国的技术水平和产业结构,也会高估出口产品的实际技术水平。


因此,当 EXPY 模型衡量出口技术复杂性时,通常将一个国家的出口产品价值计算为其贡献,导致对现实的不准确解释。

学者们认为,应区分出口商品的国内投入和中间投入[41],并排除加工贸易对出口技术复杂度计算的影响[42]。

首先,测量名为 PRODY 的指数。该指数是出口特定产品的国家人均 GDP 的加权平均值,因此代表了与该产品相关联的收入水平,其中省份由 索引,产品由 索引。省份 的总出口如下:

让省 的人均 GDP 表示为 。那么,生产力水平与产品 相关; 如下:

其中 是一个指标,用于衡量新能源汽车出口贸易中每个产品领域的相对竞争优势,代表每个产品的出口收入价值。 代表每个产品的出口价值 在省 代表省能源汽车商务的整体出口价值 代表省 的人均收入水平,省 的人均 GDP 由 表示。

其次,测量每个省份的出口复杂度 EXPY id。公式为

其中 表示中间产品; PRODY 表示中间产品的 EXPY; 表示最终产品 PRODY 表示在去除中间输入技术复杂性后国内生产过程中输入价值的贡献,代表最终产品的生产(装配)过程对其价值的贡献,即该过程创造的价值占产品总价值的比例 4. 表示输入系数,反映输入对最终产品的比例;“输入系数”表示使用的原材料和燃料规模,可通过将用于在每个部门生成一单位生产的原材料和燃料的输入除以获得。EXPY Ed 表示删除中间产品后的真正国内输入价值

3.1.2. 实证分析。我们将 EXPY 和产业升级的变量集中起来以衡量效应。根据佩-克拉克工业组织理论,工业结构合理性(ISR)通常用来代表工业结构的调整。本研究也使用这一指数来衡量中国工业结构的变化。我们的模型回归方程如下所示:

在方程中, 表示因变量(中国工业升级指数),由二三产业总和与 GDP 之比来衡量[43]。GDP 增长 表示每个省份人均 GDP 增长率 代表省级研发基金支出[17]。 是某省的外商直接投资[46]。为消除可能的内生性问题,


代表 人力资源[48]。 是误差项。除人均 GDP 增长率外,所有数据均需要进行对数处理。

3.2. 数据。本研究涵盖了 2010 年至 2020 年的面板数据,并使用 Stata 16.0。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数据来自中国海关统计数据库。有关新能源汽车的国际贸易数据由联合国 COMTRADE、经合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报告[49]。本文选择了中国三大经济带划分的异质图 3(1985-1990 年中国“第七个五年计划”):东部经济区(工业区)、中部经济区(腹地地区)和东部经济区(欠发达地区)。

根据对 HS 编码和中国进出口关税的深入研究,本研究修订了《协调系统编码 6》(HS 编码 6),新能源汽车及其 HS 6 编码的详细类别如表 1 所示。


经验分析和结果


从图 4 可以看出,尽管这些年来三个地区都有所增长,但从高技术、高资本和研发人力资源方面来看,东部经济区(发达地区)仍然在技术上比中国欠发达地区具有明显优势。中国东部经济发达地区新能源汽车出口复杂度高于中部和西部地区。因此,假设 1 已经得到验证。

稳定性是构建面板数据回归模型的基本要求,因此首先使用 IPS 方法测试每个变量的稳定性(表 2)。从测试结果可以看出,在 水平上,UP、研发、外国直接投资、GDP 增长、研发小时、EXPY 和市场属于一阶差分稳定性。

如果非平稳序列之间存在协整关系,则表明这些变量直接彼此具有长期稳定的关系,也可用于构建回归模型。本文使用 Pedroni 检验来测试面板数据的协整性。表 3 显示,所有协整检验统计量在 显著水平下通过了检验,这表明它是


图 3:中国三大经济带划分。

表 1:新能源汽车类别及其关键部件产品及其协调商品描述和编码系统(HS)代码。
HS 6  商品描述
870220
压燃式活塞内燃机(柴油或半柴油发动机)和电动机驱动。
870230
活塞往复式内燃机驱动汽车。
870240
只有电动机驱动的乘用车。
870340
点燃往复活塞内燃机并驱动汽车。
870350
压燃式活塞内燃机(柴油或半柴油发动机)并驱动汽车。
870360
点燃往复活塞内燃机和驱动电机,可插入外部电源进行

为其他载人车辆充电。

压燃活塞内燃发动机(柴油或半柴油发动机)和其他驾驶员驾驶的车辆
870370
可以通过插入外部电源重新充电的电动机。
870380
其他载人车辆仅配备驱动电机。
870911
用于短途货物运输的电动拖拉机。
850650
初级电池和初级电池,锂。
850760
纯电动汽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锂离子电池。

图 4:2010 年至 2020 年三个经济区域的国内 EXPY 结果。

表 2:单位根检验结果。
Variables  确定性
 ADF-Fisher 等级

第一个差异 ADF-Fisher
UP

拦截 拦截和趋势
EXPY

拦截 拦截和趋势
R&D

拦截 拦截和趋势
Market

拦截 拦截和趋势
FDI

拦截 拦截和趋势
hr

拦截 拦截和趋势
 GDP 增长

拦截 拦截和趋势

重要性: ,和

表 3:协整检验结果(Pedroni)。
Variables Statistic value

修改后的 Phillips-Perron
6.8053 0.0000
 菲利普斯-佩龙 -5.3917 0.0000

增广迪基-富勒
-7.2758 0.0000

认为变量之间存在长期协整关系。因此,本文中的面板数据可以用来构建面板数据回归模型。

它展示了不断引入变量进行回归的过程。表 4 中的效应系数意味着出口复杂度对工业升级的影响在最高水平为 ,最低水平为 ,这意味着能源汽车出口复杂度每增加一个百分点对工业升级贡献 。因此,假设 2 已被证明为真。

尽管研发变量、研发、外国直接投资和市场变量的系数都为正,但这些控制变量对工业升级的影响要远小于出口复杂度指数的影响。即使 GDP 增长和研发人员变量对工业升级有负面影响,假设 3 因此被证明为真。

考虑到在实际经济运作中,最初阶段的工业升级水平对当前工业升级位置有相当大的影响。工业升级是随着时间发生的动态过程。因此,将工业转型指标纳入并贯穿解释变量是至关重要的。

表 4:固定效应分析。
VAR
 模型 1 UP
 型号 2 UP
 模型 3 UP
 模型 4  模型 5  模型 6
UP UP UP
EXPY
R&D
Market 0.0000 0.0000 0.0000 0.0000
FDI 0.0004 0.0004 0.0004
 研发部门 -0.0001 -0.0001
 GDP 增长 0.0049
Constant
 年份 FE YES YES YES YES YES YES
 省 FE YES YES YES YES YES YES
 观察 316 316 316 316 316 316
-squared 0.0931 0.2009 0.2107 0.2212 0.2239 0.2256
 ID 编号 31 31 31 31 31 31

括号中的稳健 统计量: ,和

表 5:自相关 2SLS 检验。
 模型 1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