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用户在 2024-5-31 17:40 为 https://app.immersivetranslate.com/pdf-pro/5a426038-f4b5-4e4b-83ed-9d744b328ab5 保存的双语快照页面,由 沉浸式翻译 提供双语支持。了解如何保存?
2024_05_31_e95bc11bbc108221b91bg


研发对企业绩效的影响:股权结构和产品市场竞争重要吗?


穆罕默德·阿里夫·汗 , 孟斌 , 王春霖

哈兹拉特·比拉尔, 阿尔沙德·阿里·汗 , 伊尔凡·乌拉 , 阿姆贾德·伊克巴尔

和莫希布·乌尔·拉赫曼

 抽象


本研究调查了研发如何影响企业绩效,并考察了国有制是否以及如何调节研发与企业绩效的关系。此外,本研究还调查了产品市场竞争是否以及如何调节不同性质企业的研发与绩效之间的关联。该研究以 2000 年至 2020 年的中国上市公司为样本,通过应用合并的普通最小二乘回归、固定效应面板回归和两步系统 GMM 模型来解释内生性问题。调查结果显示,随着研发费用的增加,企业绩效下降,对国有企业的影响不那么明显。在激烈的竞争下,对 企业业绩的不利影响也有所缓解。这些结果对于政策制定者、投资者和企业来说具有重要意义,他们希望了解研发支出如何影响竞争性行业的企业绩效。


JEL分类: 、G32、O3
 关键字

企业业绩、研发投入、竞争、国有企业、中国。

 介绍


投资是提高企业价值(Johnson & Pazderka, 1993)和经济增长(Alam et al., 2019;Brown 等人,2009 年)。谷歌、苹果、三星和华为等高增长公司增加了研发投资,以提高其核心产品的可取性和质量(Kim et al., 2018)。在这种情况下,学术界和实践界的主要考虑因素之一是研发支出如何影响企业价值。初步研究对研发与企业价值的关系提出了相互矛盾的结论。先前的一些研究发现,研发支出能够产生可观的未来收益,从而增加企业价值(Chauvin&Hirschey,1993;Ho 等人,2005 年;Jaffe,1986 年;Lev & Sougiannis,1996 年;Tyagi 等人,2018 年)。相比之下,其他一些研究表明,企业的各种结构性因素,包括规模、行业和风险承受能力,对 支出创造的价值有不同的影响(Bae et al., 2008;Czarnitzki&Kraft,2006年;


Pindado 等人,2010 年)。因此,表明投资与公司业绩之间 关联的迹象仍然没有定论。

本研究通过说明中国背景下研发支出与企业绩效的关系,扩展了越来越多的文献。我们出于以下原因调查了中国企业的关系。

首先,中国企业在研发方面的投入显著增长,促进了现有行业的扩张和多样化,促进了新部门和产业的创造、扩张和发展。中国企业处于研发投资的最前沿,因为它们能够利用低廉的劳动力成本和其他竞争优势来加强创新并积累全球竞争所需的技术资源(麦肯锡,2021 年)。其次,随着中国从中央集权经济转型,市场经济正在兴起。因此,自由市场理念的接受和实施,以及中国经济的过渡性特征,为上市公司从事研发创造了多种可能性。然而,在市场转型期间,资本市场是不发达的,在转型经济中,公司显然会花钱 来竞争和提高业绩,因为企业在市场转型期间在各个领域都面临着许多变化。因此,我们预计 支出将对企业业绩产生重大影响。第三,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在中国并存。特别是国有企业,在中国经济中占有相当大的比例,它们与政府的政治关系可能使它们更容易获得投资融资(Cheng et al., 2017;Cull 等人,2015 年)。此外,很明显,国有企业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和便利,因为政府资助并鼓励其增长和发展(Bo & Zhang,2002)。政府还向国有企业提供贴现银行贷款。 另一方面,非国有企业依靠自己的资源来提高绩效(Guariglia & Yang, 2018),并且往往难以获得银行融资来投资研发。Guariglia 和 Mateut (2016) 指出,在激烈竞争下,有政治联系的公司比没有这种联系的公司更有优势,更容易获得外部融资。因此,我们预计 支出将对企业的表现产生影响,而这种关联可能会受到国有制的影响。

投资是有助于创造企业价值的重大企业支出(Porter,1992)。因此,本文以2000—2020年中国非金融上市公司为样本,采用合并普通最小二乘法(OLS)、固定效应模型和鲁棒两步系统GMM估计器等三种估计技术,研究了研发对企业绩效的影响。此外,它还显示了国家所有权是否以及如何调节


研发绩效关系。Czarnitzki和Toole(2013)也表明,在极度集中(相对于竞争性)行业运营的公司对研发的投资较低。这是因为在竞争激烈的行业中,当参与创新竞争的公司成功完成一项 计划时,其他公司会停止类似的计划,因为突破减少了重复工作的需要,额外的优势消失了(Gu,2016)。因此,本研究进一步探讨了产品市场竞争力是否 调节了性能关系。结果表明, 投资对企业绩效有不利影响,而这种关系对国有企业的影响较弱。此外,在竞争激烈的行业中,国有企业支出与企业绩效之间的 负相关关系减弱。

这项研究在以下方面增加了现有的知识体系。首先,它通过提出支出如何影响 企业绩效来扩展支出的 理论文献。从 占总销售额的比率来看,本研究支持上述预测,表明研发支出对企业绩效有不利影响。我们的研究结果同样支持了实物期权理论的基本假设,证明了公司推迟投资并寻求有关市场动态的额外知识和信息。其次,本研究探讨了产品市场竞争力对研发与企业绩效关系的调节作用。本研究实证分析的新证据表明,这种联系受到产品市场竞争力的显着调节。最后,本研究通过证明产品市场竞争力对不同所有权结构的企业之间 关系和绩效的影响是不同的,从而增加了现有的知识体系。这一结果表明,在高度竞争的环境中,企业所有权是一个关键方面,可以减轻其 负面影响。

本文的其余部分设计如下。第2节阐述了这些假设。第 3 节介绍了数据集、变量和计量经济学模型。第 4 节报告了研究的实证结果和稳健性测试。最后,第 5 节结束。

 文献综述


研究人员一直在试图估计支出与企业绩效之间的联系 。然而,调查结果仍无定论。许多研究揭示了显着的正相关(Ehie & Olibe,2010;Gunday 等人,2011 年),而 Alam 等人(2020 年)的研究;S. H. Chan 等人(1990 年);Chen等人(2019);

Kim等人(2018);克内希特(2013);Yang et al. (2009)表明研发强度与公司绩效呈负相关。尽管对支出是否能 提高企业绩效的担忧一直存在争议,但我们认为支出 可能对企业绩效产生不利影响,因为开发新产品、开发新产品的技术和信息技术可能并不总是能带来积极的结果。此外,由于其成本高昂、不确定性和风险性,该 程序可能无法满足当前的市场预期(Liao & Rice,2010)。在类似的研究中,Knecht(2013)得出结论,当年的研发费用降低了当年的盈利能力。研发支出也被证明对投资当年的利润有负面影响(Natasha & Hutagaol, 2009;Parcharidis和Varsakelis,2007)。

此外,Foster(1986)提出的S曲线模型表明,初始研发支出的边际生产率非常低,以至于企业很难产生显著的创新产出。当技术进步的回报不足以支付基本 费用时,公司的业绩就会受到影响和下降。这种情况被Becker和Speltz(1983)称为“管理不适区”。

组织学习理论将研发描述为一种可学习的活动,并将创新视为学习过程(McKee,1992)。这种描述表明,专业知识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新产品的失败率(Booz,1982),并提高相对于竞争对手的成功一致性(Cooper&Kleinschmidt,1987)。尽管如此,人们根深蒂固的累积学习经验需要时间在组织或“元学习”层面上分散、整合和同化(McKee,1992),也就是说,组织的吸收能力不仅仅是其员工现有知识的总和(Cohen & Levinthal,1990)。当一家公司开发各种技术组合时,这种情况尤为明显,其中某些研发计划与其专业知识不相似。当一项新的努力与以前学到的知识无关时,知识和经验的重要性就会降低(Cohen&Levinthal,1990)。因此,管理技术组合的高科技公司可能无法以较低的 支出水平获得在多个研发部门和团队之间共享和学习知识的优势。

研发计划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变得有效和富有成效。但是,如果 项目最终成功,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显着实施创新 成果。根据创新扩散理论,即使创新在技术上是成功的,新推出的产品也需要时间来传播(Mansfield,1961;Turnbull & Meenaghan, 1980),并且必须超越“鸿沟”才能被广泛接受(Moore, 2004)。其他一些研究,如Kim等人(2018)、Chen等人(2019)和Alam等人(2020)也支持 与企业绩效负相关的说法。

从本质上讲,最初支出减少 造成的不足是由于没有能力实现规模经济、培养吸收能力和分散风险。这些不足超出了研发支出的任何预期收益。因此,我们提出了以下子假设。

H1a: 支出对公司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H1b: 支出对公司绩效产生积极影响。

通过考虑公司的所有权结构,对理解 公司价值关联有很大帮助。这是相当大的,因为所有权结构会影响公司资源的分配方式(Jefferson et al., 2006;Ruiqi 等人,2017 年)。Zhang等人(2003)提供的证据表明,就中国企业而言,国有部门对 私营部门的投资较少,生产效率也低于私营部门。这表明,转型经济体中更大程度的国有制可能会降低企业的总生产率。由于国有企业在研发方面的投入较低,并且由于其公共性质而有助于持续的社会福利和促进社会稳定,因此其财务业绩可能会以较低的利润率受到激励(Bai et al., 2004)。

与其他类型的所有权结构不同,国有企业往往缺乏创新和风险承担能力(Peng et al., 2004;Tan,2002 年)。这是因为许多国有企业仅依靠政府资金为其创新项目提供资金(Mascarenhas,1989),而国有企业管理人员的薪酬通常与企业绩效无关,从而阻碍了国有企业的创新(Tan,2002)。相反,非国有企业对创新和寻求发展前景更感兴趣(Tan,2002)。

我们同样认为,国有制可能会减轻企业看到直接财务投资 回报的压力, 并可能为企业投资提供缓冲,即使直接的财务回报尚不清楚。此外,国有制可以为研发提供额外的资源和支持,例如政府资助和与研究机构的伙伴关系。这些资源可以为公司带来更高的质量 和更好的绩效。

图一:理论模型。

基于上述讨论,我们检验了支出与企业绩效之间的关系 是否受到国有制的调节,并假设如下:

:支出对企业绩效的不利影响受到国有制的正向调节。

我们进一步认为,产品市场竞争可能会对研发绩效关系产生重大影响,而对于不同所有权性质的公司来说,这种关系可能会有所不同。Lai et al. (2015)、Saidani et al. (2017)和(Jung & Kwak, 2018)的研究结果表明,竞争对 不同性质和规模的公司的活动产生了重大影响。在竞争激烈的行业中,公司的估值取决于其资产,这使得公司风险更大,尤其是在不确定的情况下,当公司资产的生产率下降时(Aguerrevere,2009)。几项研究(Guariglia & Yang, 2018; M. A. Khan et al., 2019)表明,国有企业受益于更大的内部资源和更容易获得外部融资的机会,使其更具竞争力。相比之下,处于激烈竞争状态的非国有企业与国有企业竞争的创新能力较弱,因为如果 项目被证明不成功,前者可能没有收回和维持所需的资源。因此,我们预测,在竞争激烈的情况下,非国有企业在研发方面的投入高于国有企业,并因外部融资成本较高和内部资源水平较低而遭受不利影响。基于上述讨论,我们提出,与非国有企业相比,高度竞争的国有企业更能减轻对 企业绩效的不利影响,并提出以下假设:

H3 中。产品市场竞争对 非国有企业支出与企业绩效关系的影响不那么突出。

基于上述假设,我们提供了一个理论框架,假设中国与企业绩效之间存在 负相关关系,对于具有不同所有权结构的公司,这种负相关关系可能会有所不同。此外,如图1所示,对于不同性质的公司,产品市场竞争对这种关联的影响可能有所不同。

 方法论

 数据


本研究调查了 2000 年至 2020 年期间的所有非金融 (A 股) 上市公司。公司的财务数据来自Wind和CSMAR数据库。

省略了缺少数据的观测结果,并且采用两步系统GMM方法对具有至少连续三年数据的公司进行适当的测量。经过初步筛选,最终样本包括 38,444 个公司年度观察结果。控制异常值效应,我们将所有连续变量的下半分位数和上百分位数进行胜利。


变量的测量


因变量。本研究使用公司绩效作为因变量,以股本回报率 (ROE) 为代表,计算为净利润除以股东权益(Ahmadi 等人,2018 年;Liu等人,2015;Ullah 等人,2019 年)。为了检查分析的稳健性,本研究采用了企业绩效的替代指标,即资产回报率 (ROA),其衡量标准为“按总资产标准化的息税前利润”(Alam et al., 2020;Chen 等人,2019 年;Karamshahi 等人,2018 年;B. Khan 等人,2022 年)。

自变量。本研究中使用的主要自变量是 投资,计算为支出与总销售额的 比率(M. A. Khan, Qin, Jebran, & Ullah, 2020;Lodh 等人,2014 年;Ross 等人,2018 年)。为了稳健性,我们将研发计算为研发支出与总资产的比率(Fang et al., 2014; M. A. Khan, Qin, Jebran, & Ullah, 2020;Xiao, 2013)和 资本与总资产 的比率。Chan 等人,2015 年;M. A. Khan, Qin, Jebran, & Ullah, 2020;Li,2011 年)。研发资本以年度 支出的五年加权平均值计量,按年折旧:

研发投入的三个指标表现出很强的显著相关性,相关系数在0.7717-0.9342之间(如表A1所示)。对于缺失的数据,我们假设没有研发支出。

调节变量:产品市场竞争。本研究使用产品市场竞争作为调节变量,并通过计算赫芬达尔赫希曼指数(HHI)来衡量它(Gu,2016; M. A. Khan, Qin, Jebran, & Ullah, 2020;Wang等人,2017):

其中 表示在该行业 运营的公司总数,SIJ 表示该行业 第 i 家公司的销售额。HHI是工业 的销量加权指数。高 HHI 值表示行业高度集中,而低 HHI 值表示公司竞争水平较高,由 PMC 表示。

 计量经济学模型


为了研究企业绩效的关系 ,本研究选择了三个估计参数:合并OLS回归、固定效应面板回归和动态面板数据(DPD)方法(即稳健的两步系统GMM)。为了解释内生性,我们使用稳健的两步系统GMM方法估计结果,如Arellano和Bond(1991),Arellano和Bover(1995)以及Blundell和Bond(1998)所建议的,并由Roodman(2009)首次在Stata中实现。

我们将解释变量(即研发)整合到我们的模型中,包括几个特定于公司的变量。一家公司目前的业绩是一种普遍现象,受到其过去业绩的重大影响(Alam et al., 2020;Chen等人,2019)。因此,我们通过在模型中添加一个周期滞后因变量来控制公司绩效的持久性。由于企业绩效取决于 支出金额,因此研究两者之间的关系非常重要。为了检验 ,我们开发了等式(1),它描述了R&D对公司绩效的影响。

其中, firm和time分别由下标和 表示。 并且是 用于衡量公司 年度 业绩 的两个指标。符合先前的研究(Alam 等人,2020 年;Chen et al., 2019),我们在模型中纳入了第一个滞 后因素,以解释内生性影响研发绩效关系的可能性。换言之,滞后性能可能会对当前性能产生影响。使用三个代理来评估 :主要自变量,包括 (按总销售额归一化的研发); (按总资产标准化的研发);( 研发资本按总资产归一化)。此外,我们还控制了可能影响公司业绩的几个其他变量。现金持有量(Cash)包括在内,并通过将现金和现金等价物除以总资产来计算(Alam et al., 2020; M. A. Khan, Qin, &

杰布兰,2020 年)。由于高杠杆公司的表现并不好(Gao et al., 2017;Jung & Kwak, 2018),我们使用杠杆作为控制变量,其计算方法是将总负债除以总资产(Jebran et al., 2019;Ullah 等人,2019 年)。我们将有形资产计算为总资产的百分比,以控制有形性(Jebran et al., 2019)。销售比率是受控的,计算方法是将总销售额除以总资产(Ullah 等人,2019 年)。公司规模(Size)是通过计算总资产的自然对数来控制的。大型公司被认为表现更好,因为它们可能受益于更高的规模经济、更大的总资产和更容易的资本获取(MA Khan、Qin、Jebran 和 Rashid,2020 年)。公司年龄(age)计算为公司成立以来的年数,以考虑公司生命周期对支出与公司绩效之间 关联的影响(Gao et al., 2017)。现金流量比率(Cf)是使用公司的净收益加上按股本缩放的折旧来计算的(Guariglia&Yang,2018)。最后,我们考虑了行业和时间的固定效应,分别用 表示。 表示错误。

为了检验 ,我们估计方程(2)来研究国有制对研发绩效关联的调节影响。

最后,方程(3)通过检验竞争对国有企业和非国有企业研发绩效关系的调节作用来检验我们

其中 表示公司绩效, 其形式为支出 。我们计算每个行业的 指数,以确定行业集中度。较大的 值表示在集中行业运营的公司,较小的值 (用 PMC 表示)表示在竞争性行业运营的公司。控制表示一组控制变量:现金、杠杆、有形性、销售、规模、年龄和现金流。

 实证研究结果

 描述统计学


整个样本、国有企业和非国有企业的描述性统计量如表1所示。均值(中位数)

表 2.相关矩阵。
 完整样本 ROE  现金 Lev  柄脚  销售  大小 Age VIF
ROE I
I
 现金 I 1.33
Lev I 1.30
 柄脚 I 1.25
 销售 . I  一、06
 大小 I I.I7
Age I I.I6
. . I I.I9
 国有企业  现金 Lev  柄脚  销售  大小 Age VIF
ROE I
I
 现金 . I 1.38
Lev I  一. 22
 柄脚 I  一、40
 销售 I  一、05
 大小 . .0117 -.0087 I I.I6
Age